快捷搜索:

也难得那达嫣然可以提出承认错误

秦阳一动了真怒,两人终于消停了。
 
    “老大,我们错了。”剑奴小心翼翼地说。
 
    “秦院长,是我不好,你也别怪剑奴了,这次真是我忘记了,不怪剑奴,是我的错。”
 
    也难得那达嫣然可以提出承认错误,自打认识那达嫣然以来,就从来没见她如此过,看来她是真的是意识到了错误。
 
    秦阳苦笑一声:“唉,算了,如果真和你二人计较,我都被气死八百回来了,收拾一下,等我们收集到足够的这里的草给神兽当食物后,就出发吧。”
 
    剑奴见秦阳不在生气,马上应了一声:“是了老大,这事儿交给我就好了。”
 
    那达嫣然也跟着说:“好了我也过去帮忙,这种事情我还是可以办好的。”
 
    两人为了弥补过错,开始卖力地收集起来。
 
    一番收集之后,毕竟这里是一望无际的草海,不可能整个地方都给搬走,只能尽最大的可能多收集一些。
 
    采集完毕,三人继续沿路前进。
 
    因为前面羊驼被放出后,又经历几人一番采集过后,现在通往前面的路一下子变得开阔了许多。
 
    秦阳又一次带着二人向前进发了。
 
    过了一这片草海,就该是传说中的封印之地了,希望路过这片草海时,不要在发生别的不测,秦阳开始祈祷起来。
 
    但是有这二位跟着的话,难说。
 
    秦阳在朝里面进发时,其实是做了两手准备的。
 
    他已经对于二人如此坑的行为,有了免疫。
 
    “唉,见怪不怪,其怪自败吧。”
 
    秦阳心中轻叹着,继续前进。
 
    这一片草海的距离并不算短,不是秦阳他们不想直接飞跃过去,而是试过了,根本行不通。
 
    几人的控物飞行术,在这里好像失效一样。
 
    如果可以飞行过去,刚才也不地有如此的窘境。
 
    “看来这里的诡异,不只是出现食人草吧。前路大家要小心一些。”秦阳开始提醒二人。
 
    两人吃了前面的亏,所以自然小心谨慎起来。
 
    又前进一段时间,并没有什么异状发生,剑奴长呼了口气,说:“老大,我们是不是太小心了,我看这里除了那些怪草也没有别的了吧。”
 
    那达嫣然说:“那也小心一些好,俗话说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万一要是……”
 
    “呸,你又来,能不能不说话,刚才如果不是你的乌鸦嘴的话,我也不会……”剑奴这会儿一听她说话就有气,又开始说她是乌鸦嘴。
 
    “你懂几个问题,如果真是乌鸦嘴就好,知不知道乌鸦本是祥瑞之鸟,这书上说……”
 
    那达嫣然突然间掉起了书袋,也不知道她哪来的耐心,跟剑奴说这些,那还不如对牛弹琴。
 
    “得,这走了一个萧如列,又多了一个你,你们能不能说些人话,最烦你们这些舞文弄墨的人了,说话一点也不爽快,你的意思我懂,你就直接说乌鸦是好鸟得了呗?”
 
    剑奴直接打断了她的话,没好气地看向那达嫣然。
 
    那达嫣然被抢了白,很是生气:“虽然是那个意思,但是说话能不能不这么粗俗,你以为都像你一样,没有文化?”
 
    “你在说一遍?”
 
    秦阳见了马上又头大起来:“都给老子闭嘴,怎么遇到你们两个祖宗,你们要吵可以,那么原地呆在这里别动,我一人过去,你们愿意吵多久就吵多久,行了吧,我管不了你们了是吧。”
 
    看得出来秦阳现在对于他二人,也真是无计可施了。唯一能做的就是放任二人在这里吵下去,只求他们别跟着了。
 
    和前面一样,两人无一例外地开始主动承认起了错误。但是他们说了下次不犯,或者改正,天知道他们能不能做到。
 
    不过主秦阳感到庆幸的是,这两人后面真的长了记性,至少在通过草海以前,两人停止了争吵。
 
    过了这片草海,前面开阔之地,是一堆乱石。
 
    这堆乱石,在草海尽头处一横,显得格外乍眼。
 
    秦阳见了奇怪,说:“这怎么有堆乱石挡道?”
 
    那达嫣然听完,突然一个惊噫:“呀,我想起来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