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难得的那达嫣然主动提出了道歉

那达嫣然答:“这是封印之地流传已久的传说,说是这边有一个大幻境,不是人类该去的地方。刚才我们真的在里面走了一遭吗?”
 
    后面那达嫣然露出不敢相信的眼神。
 
    剑奴听完,白了一眼:“那你进来之前怎么不说,如果说了我们是不是早做一些防备?”
 
    那达嫣然说:“你也没问呀,在说了传说之事,有多少是真的,所以我没有往心里去,这次是我大意了,对不起。”
 
    难得的那达嫣然主动提出了道歉。
 
   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光是一个道歉,显然于事无补,而且这会儿虽然打倒了幻境的巨人,但是那个自称包万象的敌人,应该还在暗中。
 
    “出来!”秦阳长剑一指,开始大声呼喊起来。
 
    而秦阳的话音一落,那边秦阳见到的白发老者,又自飘然出现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,秦阳到底是秦阳,居然可以打碎幻境之地,但是老夫送几位四个字。”老者笑着出现,又笑着回应着秦阳。
 
    “哪四字!讲!”
 
    随着秦阳打破幻境之后,他这会儿自己也许没有发觉,但是剑奴和嫣然二人,明显感觉到秦阳说话的语气变了许多,身上也散发出更多的王者之气。
 
    不但是二人感受到了,那个飘然出现的自称包万象的老者,也感觉到了。
 
    “哈哈,果然是天选之人,到底说话与众不同,但是……”
 
    后面包万象故意一顿,一个但是之后,继续说:“还是请几位,不如归去!此地不是尔等区区人类该来的地方,天选之人又何妨,依然不是超越位面的存在。”
 
    “啥?让我们归去?办不到。”
 
    做为秦阳身边的随从,剑奴这暴脾气,不待秦阳答话,他就直接替秦阳回答了,来都来了,这就让他们离开,这包万象是不是想多了?
 
    剑奴这一答话,那边包万象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:“哼,秦阳尚未发话,几时又轮到你开口了,秦阳现在老夫,到想听到你的回答。”
 
    包万象直接无视了剑奴,直面秦阳开始发问。
 
    秦阳听完将脸一板:“您这话就不对了,剑奴到底是我的人!”
 
    秦阳并没有直接答复包万象,相反的这时候,他要给剑奴争回面子,剑奴可是他最为得力的左右手,秦阳岂容外人来说剑奴。
 
    说得难听一些,打狗还要看主人呢,包万象他什么意思?
 
    听了秦阳的话,包万象嘴角一扬,说:“秦阳啊,老夫才不管你们主仆之间感情如何,当说便说,还是那句话,不如归去!”
 
    包万象也是个固执之人。
 
    对于如此固执己见的包万象,秦阳也是拿他没有办法,反问:“哦?你一直劝我们归去,就是与我秦阳为难喽?”
 
    “并非与尔等为难,而是这里确实非你等人该来的地方,若是缓归,只怕会于你们不利。言尽于此,前行有两条路,一条通往封印之地的腹地,也就是神界施加封印的地方,一条便是来时的路,你们自己选!”
 
    说话间包万象也不在坚持,而是让开了一路来,让秦阳自行选择。
 
    秦阳见了心想,到了此地,就此归去,岂不是前功尽弃,说什么也不会原路折回的。
 
    秦阳说:“我想你已经知道答案了,不是么?”
 
    包万象听完,轻叹一声:“唉,也罢,看来也是该南离界人族有些一劫,那么请了,天选之人,你需记得前路凶险,自求多福,既然做了选择,老夫就目送几位前往吧。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